新闻动态 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 > 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>

棋牌類App灰色產業鏈揭秘借第三方渠道收取賭資

2019-04-07 08:35 点击:

  近年來,互聯網和手機應用市場上出現大量棋牌類App,相關推廣信息在微信朋友圈、QQ群、貼吧論壇等各類網絡平台都有出現。

 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,看似普通的棋牌類游戲,背后卻暗藏玄機,數量較大的棋牌玩家群和App推廣群支撐起一條灰色產業鏈。

  在朋友推薦和介紹下,郭雄成為一款棋牌App代理。他把代理視作“一份周收入5至10萬元的事業”。

  這款棋牌App的市場客服稱:“代理採取的是零投資、零技術無限代模式。代理越多,會員越多,差額產生就越多,佣金成倍增模式。隻要努力推廣,堅持下去,輕鬆月入百萬。”

  另一名客服人員給記者描繪了代理的收入前景:“堅持一個月,發展150人,周收入5000到1萬元﹔堅持兩個月,發展400人,周收入5萬元。”

  據了解,這款棋牌App於2018年3月3日上線,才運行了6個月,隸屬於一家菲律賓持牌照正規合法博彩集團。

  “都是真人玩家,系統強大,游戲豐富,包括斗地主、牛牛、扎金花、百家樂等游戲,陸續還會上線麻將和彩票。”郭雄告訴記者。

  記者通過這款棋牌類App的代理交流群得知,代理的任務是通過分享個人專屬二維碼鏈接,吸引更多人掃描二維碼並下載游戲App,發展下線玩家和下線推廣員,形成自己的“人脈團”。隻要有玩家充值游戲金幣、參與棋牌游戲,無論輸贏,均算作上級代理的業績。

  郭雄口中上萬元的周收入就是通過“佣金=業績×返佣額度”公式計算得到的,周業績越高,相應的返佣額度也越高,代理賺取的便是其中的差額佣金。

  根據這款棋牌App無限代理佣金制度表,最低會員級的代理每萬元業績返佣金70元,最高超級總監級的代理每萬元業績返佣金220元。

  “盡管前期兩個月收益少,但是隻要把團隊做起來,推廣到1000人,團隊裡有人玩棋牌娛樂有流水、有佣金,根據倍增學原理,就可以一邊旅游一邊賺錢。”郭雄向記者介紹了他的推廣心得,“做推廣,定位和規劃很重要,這些都是可以通過微信群學習培養的,向群裡月收入20至50萬元的老師學習。”

  郭雄還向記者推薦了幾個棋牌類App推廣交流群,裡面不僅有各式各樣的棋牌游戲代理招聘廣告,還有完善的教學培訓文件和“引流”經驗介紹。

  另一款棋牌App的代理人員通過QQ群聯系到記者,向記者推廣這款棋牌類App。

  這名代理人員要求記者掃描其發送的二維碼鏈接,下載游戲App,也就是成為他的“下線”。

  “這個游戲做了八年多了,資金沒有任何問題。”這名代理人員說,“市場上有很多高仿的小平台,但一般活不過兩三個月,撈一筆就撤了。這些小平台的代理推廣了玩家,佣金卻提現不了。”

  記者按照這名代理人員說的操作流程,順利成為這款棋牌App的代理。每名代理都擁有一個管理后台的網頁,可以實時監控下線玩家每一局的游戲情況。通過后台,代理還能觀看推廣教程、設計推廣宣傳頁、發展並管理下級代理,每日的業績和佣金也會實時顯示。佣金的提現需要綁定手機號、支付寶或銀行卡賬號。

  最基礎的“引流”方法是通過微信群、微博、貼吧論壇、自媒體賬號等線上平台群發廣告,在棋牌室、彩票站、網吧、足療洗浴中心等線下棋牌玩家聚集的地方發放小廣告。

  “可以在社交平台、各種婚戀網站上注冊女性賬號,使用網上的美女頭像,跟男粉絲閑聊,引導他們下載游戲。”這名代理人員透露,“也可以使用色情‘引流’的方式,建幾個微信黃群,要求群成員必須拉5個人進群才能免費看片、免費收到種子,這種方式拉人最快。達到預期人數后,發紅包鼓勵群成員掃描二維碼下載游戲。”

  “代理推廣玩家是穩賺不賠的。想賺錢就推廣,不要自己玩游戲。”這名代理人員向記者反復強調。

  記者注意到,對於棋牌類App的代理而言,代理和玩家是截然不同的角色,合法與非法的邊界比較模糊。

  郭雄代理的棋牌App的客服稱:“平台是平台,推廣是推廣。推廣不需要為平台擔心,平台有自己的規避措施。推廣沒有任何問題,我們不勸人來玩,更不用擔心沒人玩。玩家每局贏的錢,平台抽取5%,這個賺錢的平台不可能不穩定。”

  記者了解到,玩家進入棋牌類App后,需要添加代理的微信號或QQ號,直接向代理發紅包或轉賬,繞過平台使用第三方充值,代理再通過后台將錢充值到玩家的ID。這些錢就成為了玩家的賭資,用於斗地主、炸金花、捕魚達人等游戲。

  據了解,在“房卡模式”下,代理創建加密的游戲房間,並將房間信息和密碼發到自己的玩家群裡。游戲開始前和開始后,代理在玩家群裡通過紅包結算的方式收取賭資,玩家進入游戲房間后所使用的是系統分配的積分,而不再是金錢。代理會根據玩家的經濟實力和游戲意願,設置每一局幾元到幾千元不等的門檻。

  “有些平台就是買一個有賭博功能的網游App,換個名字挂在服務器上,找代理拉客,然后通過電腦的數據處理功能對玩家進行點殺。”薛仁向記者描述了棋牌類App的運作模式,“被查了就再換個地方,換個名字,重新架一個服務器”。

  “很多平台的玩家看上去很多,但實際並不多。一個房間裡看起來幾十個人甚至上百人,但很可能隻有一個是真人,其余都是機器人。”薛仁說。

  據了解,有因為玩棋牌類App而輸得精光的玩家建立了棋牌輸家維權QQ群,希望幫助因為賭博而輸掉身家的人們走出陰影,避免再次上當受騙。

  “雖然有時候會贏一點,但每次都嫌少,有時候又想著系統不會一直讓你輸,最后輸的什麼都沒有了。”玩家柯杰回憶先前的經歷說,“現在還有很多人收購輸家的賬號,用這些賬號去伙牌贏錢,再提現出來。但騙子居多,你把號給了他,他也不給你錢,你的號還會被封。”

  記者以輸家的身份進入一個名為“棋牌賬號回收”的QQ群后發現,群裡不僅有大量高價回收棋牌類App輸錢號的推廣帖,還有招募伙牌技術學徒的廣告。

 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伙牌玩家告訴記者:“伙牌需要用至少3部手機或一台電腦,用買來的多個賬號同時跟別人玩,也是賭博。我也是輸了錢才接觸伙牌的,當時把自己的號給了玩伙牌的人,又幫他收了半個多月的號,才學到了伙牌技術。”

  “收購伙牌的人很可能是平台的托兒,畢竟是真實的號。”薛仁說,“他們隻買輸錢的號,第一次伙牌給你一兩百元,后來就不給錢了。有些人把號找回來后發現有提現記錄,就會抱有僥幸心理再去賭,再去找伙牌技術,然后繼續輸。” (應採訪對象要求,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)(記者 杜曉 實習生 付紫璇 制圖/李曉軍)

  麻栗坡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遇難人數增至8人 新增1名失聯人員麻栗坡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發生后,救援搶險以及對失聯人員的搜救,一直牽動著社會各界的心。昨日,搜救人員在麻栗坡縣猛硐河壩子橋區域發現了3具遇難者遺體。至此,此次災害已造成8人死亡。這3名遇難者是否屬於名單中的失聯人員,有關部門正在進一步確…【詳細】

  南僑機工后代傾情演繹先輩愛國抗戰歷史9月3日晚,由中共昆明市委統戰部、中國致公黨昆明市委員會主辦推出的愛國主義情景組歌《南僑頌》在昆明抗戰勝利紀念堂演出,以此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、滇緬公路通車80周年,宣傳弘揚南僑機工的愛國主義精神。 在中華民族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中,32…【詳細】